應該是所有人都被我們要結婚的決定嚇到了,不過沒有被嚇到的大概就只有我們自己吧。

在家裡,我老是跟我爸唱著反調,抗議著為什麼男女朋友交往有一個可預期的模式?為什麼要說服別人結婚是有好處的?為什麼要生小孩?為什麼你經歷過的事情我都要經歷過!

不 過當我正一步步踏往建立自己的家庭的路上,我一邊驚訝的看著自己,卻也歡欣但小心翼翼、帶著些許恐慌的走往我自己的路。即便在我生命外頭打轉的人也許嘲笑 或嗤之以鼻的指出兩代之間有不可否認的相似,生命的經驗到頭來還非得真的掙扎過,流於表面結構的論述與比較倒也不怎麼需要費神傾聽。

在建立自己家庭的過程當中,伴侶是最重要的。不僅必須言必稱老婆大人,她也是家裡面將精神轉化為物質基礎的過程裡面少了就不行的那個人。

我 的老婆大人(恩,我有言必稱老婆大人,自己加一分),如同在我那被人稱為怪裡怪氣的結婚邀請卡裡面說的,是個跟跟我受著類似的精神困擾的人。差別只在於, 她的遭遇以及她的奮鬥,若以文字描述,只能用殊堪嘉許來形容。八股的形容,不過過多的著墨、淫詞的煽動只會讓她的努力被我平庸的文字抹淡。

可愛的老婆大人(恩,我又有言必稱老婆大人,自己再加一分),我想,我們之間的相處就是我們自己最好的禮物了。看著妳面對自己的焦慮、恐懼與不安,以及徘徊在妳身邊敲邊鼓當妳一步又一步的展現著妳驚人的蛻變能力,是你給我最大的禮物。

我 常常在往學校的路上想著我們交錯出來的點滴。有時配合著剛灑落在紅磚上的秋天的陽光,或是春天應和著光禿禿的樹還有剛發出來的嫩葉,凝結成一個霎時與台北 市脫離的令人滿足的光和景。(報告老婆大人,我不是在說我喜歡跑這麼遠上班喔!自己再加一分)也有時候氣得就只想把手機丟給公車的輪胎直接吃掉還不用排泄 出來。想著由這些構織而成的我們的生活,心平氣和的說,我還真喜歡看著妳從妳自己身上長出來的花朵,還有妳植栽在我身上,不知道長出來沒有的小草。

在這個時代裡,我想,沒有什麼事情比願意承擔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更顯得有份量的事情了。

我 們的家庭,筆筆皆是在你身體不舒服以及睡眠不足的狀況下投注的心力。也是這份活力、專注以及執著,在我的生命裡面開墾了一塊很不一樣的田地。現在, Baby四個多月,已經是厭奶期了,在這之前我只看過叫人不用擔心在這段可常可短的期間中小孩子不願意喝奶而造成的生長延遲的狀況,卻發現你已經利用 Baby在睡覺時對ㄋㄟㄋㄟ的著迷,將這個苦惱迎刃而解。

我的焦慮,妳很瞭解它的來源。也努力的穿梭在我的焦慮、我的焦慮源的焦慮、自己 的焦慮,還有其他人的意見之中。雖然有時候不像花蝴蝶般輕巧的由一個轉到另一個,不過一則焦慮之所以困擾人表示他永遠會是一個議題;再則,輕巧的飛舞會快 樂的掩蓋住恐懼,那麼,還有可能從我的焦慮裡面生長出新的生命嗎?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掙扎隱含著負擔與可能性。二元對立是蠢的,不過同一件事情相對的兩面卻能引導出積極的意義。

結婚的週年,又是一輪的季節轉換和心情的調適的開始,我們總是忙個不停,而接下來的一年,更是可以忙到昏天暗地,不過我想,我們會60年又60年一起吃花生麵筋配稀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