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正在寫這些有的沒有的的時候,老婆大人醒了!在讚賞我寫得很好之外,並且吩咐我去燒水…我說:燒水要幹嘛?

她說:吃蛋糕阿!

挖哈哈!等待是有蛋價的阿~~~

吃蛋糕去。